Skip Main Links
Student walking down an outdoor path with solar canopy above and an orange metal cladding building on left
idea

零碳的未来

Natalie Georgieff

想象一个世界,其中每一座建筑、每一个产品和每项服务的碳足迹都为零,甚至为净正。许多行业正联合起来积极应对全球的气候变化,其中你可以看到DLR Group的一体化的设计团队的身影。以建筑行业为重点关注对象的美国建筑2030目标、暖通 ME2040 目标结构SE2050目标 承诺正在塑造一条更绿色的终极目标一致的建筑环境之路:迈向净零碳。

bar chart showing aia 2030 and se 2050 embodied carbon targets

让我们从回答这个问题开始:什么是隐含碳?

隐含碳是指建筑材料制造、运输、安装、维护和处置过程中产生的含碳的温室气体排放。换句话说,隐含碳是一栋建筑在投入使用之前的碳足迹。隐含碳不同于运营碳,运营碳来自建筑建成后运营中的化石能源消耗。运营碳排放可以随着建筑节能改造及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而减少,而隐碳伴随建筑的建造完成,就已经锁定了。

建筑环境的碳排放约49%来源于隐含碳,而不是运营碳,通常建筑结构贡献了50%的建筑隐含碳或更多。如下图所示,建筑材料和施工约占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11%。结构工程师通常不是可持续性建筑的主要参与者,随着对隐含碳的关注,大家对碳排放的关注点在逐渐改变中!

two diagrams, one showing total carbon emissions of new construction and onw showing co2 emissions by sector from architecture 2030

DLR Group正在采取重大措施减少隐含碳及净零碳结构设计。2020年夏秋两季,公司内部一群积极进取的结构工程师和顾问成立了隐含碳工作组,以正式确定我们在结构设计中如何减少隐含碳、跟踪碳排放和报告隐含碳量的策略。隐含碳工作组与我们的内部研发团队合作,对公司内八个不同规模、建筑类型及用途的项目进行了生命周期评估。其中一个分析的项目是位于明尼苏达州威诺纳圣玛丽大学,这是一座三层既有混凝土结构的翻修并增加了一个钢框架屋顶露台。重新利用既有结构而不是拆除旧结构和建造新结构的决定减少了1000吨二氧化碳的排放——相当于213辆乘用车行驶一年的碳排量。我们乐于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分享我们新的发现。

Saint Mary's University Winona Global Warming Potential Savings equal to 213 passenger vehicles driven for one year

在2021年6月,DLR Group签署了SE 2050承诺 “至2050年所有结构工程师都应该理解、减少和最终消除项目中的隐含碳”。该项目旨在教育、参与、报告和倡导。随着实施工作的推进,我们希望采用减排策略,通过生命周期评价记录碳数据,跟踪公司每个项目迈向净零排放的进展。通过使用Revit插件,我们将能够提供跨学科的全面碳报告和碳减排指标,并作为综合设计过程的一部分。

作为结构工程师,我们很自豪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改善地球环境,从一根梁、一根柱、一面墙开始。相信通过重新构想各种的可能性,未来将变得更加光明灿烂,更加绿色环保。

Scott Birney、Diana Gonzalez 和 Hunter Wheeler 对本文做出了贡献。

Firm News

The Latest

Contact Us

Contact Us

  • Section Break

  • Section Break